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寿堂的博客

人活过100岁称为上寿,我母亲在世时已经113岁,故我为画室取此名。

 
 
 

日志

 
 

幼年的记忆【原创】  

2016-10-03 23:36:26|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时候的记忆力很好,两岁多的事情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下面记录的事情都是我六岁以前的经历。                                                     


                                                                                                                                                                                                                 我家住的院子


           从 我记事的时候(1941年前后),我家就住在青岛市南区莱芜一路27号。临街大门上方的墙上有三个黑色的大字:“有余香”。院门是两扇厚厚的铁板制成的,非常结实。关上大门在里面扣上铁栓,外人是很难进去的。铁门里面是一个挺大的门洞,水泥地面,我们小孩子常在这里画上格子玩“跳房子”游戏。一个有铁栏杆扶手的石头台阶直通到上面的院子,进了黑砖砌的花墙小门,向左拐,一条黑砖铺的甬道通到楼前。这是一座外廊式的二层楼,一楼中间很大的一间是基督教灵恩会的礼拜堂,每到星期日许多善男信女们便到这里来聚会。我父亲是这个教堂的牧师,我家就住在礼拜堂的隔壁,也就是外廊的北端,里外两间,里间只有一个北窗黑乎乎的,一铺大床几乎占满了屋子,一家七八口全都睡在上面,外间是客厅,爸爸接待客人的地方。我家对面是通向二楼的楼梯,楼梯旁边还有一户人家,二楼住着四五户人家,走廊的一面是玻璃窗,可以远远地看到大港码头一带,楼的后面便是伏龙山。院子的西北角有一个小楼,住的是姓赵的房东,北面有一趟玻璃花屋子,花屋子东端是房东的哑巴弟弟家,院子里有几棵石榴树,每到夏天满树的石榴花红艳艳的花朵在绿叶的映衬下非常好看,秋天结了石榴是房东家的,我们只能看不能摘。西面是临街的院墙虽然只有一米多高,但从马路上看与下面的挡土墙连在一起却是很高,有时候我们就趴在墙头上居高临下的看街上的光景,西南角的大门洞上面有一间小屋是一家姓万的邮差住着,院子里还种着些花草。

               ( 抗战胜利后我们家搬走了,1977年我找到了这里,进去看了看,已是面目全非,花园没了,院子里堆了些工业下脚料,脏哄哄的,好像变成了一个工厂。)

                                                             

                                                  莱芜一路大湾


           那时候街上的行人车辆都很少,马路上总是冷冷清清的。隔着25号院再往南就是一个大水湾,这是我们常去玩的地方。湾边上有一棵歪斜的老柳树,长长的柳条几乎垂到水面上,水里有几只不知谁家养的鸭子,整日价在这里游来游去,还不时的将头插进水里抓小鱼吃。大湾里的水是从伏龙山上流下来的,又穿过马路下面的涵洞流入对面的日本大院里,透过大院的铁栅栏,可以看到瀑布一样的流水下泄到院里的小溪中,蜿蜒的在花园般的院子里穿行而去。夏天雨水大的时候湾里的水满了,流向大院的瀑布又急又大,哗哗直响,冬天便冻成了悬挂的冰柱,十分好看。二哥比我大三岁,经常拿着自制的鱼竿带着我到大湾去钓鱼,湾里只有些泥鳅,那时候不知道能吃,只是拿回家放在水盆里玩。经常有些女人在湾边的大石头上洗衣服,夏天也有些半大孩子光溜溜的在水里嬉戏游泳,当水面上生满了浮萍时,大湾就变成了一片绿色,犹如铺了一张地毯。秋天,大柳树上传来知了知了的蝉鸣,二哥就带着我去粘知了。冬天,湾水结了冰,这里就成了溜冰场,小孩子们便跑到冰上去擦滑玩耍。

          ( 五十年代初,大湾被周围住户倾倒的垃圾填满了,成了一个臭烘烘的垃圾场,再往后,垃圾场被填平了盖上了大楼,就是现在的莱芜一路小学。)

                                                              

                                                    临院住着个日本大官

             25号院里住着个日本大官,黑漆的中式木门,整天关得严严的很少看见有人进出显得十分神秘,每天早晨总有一个卖生鱼片的日本小贩骑着自行车来送货,打开后货架上的箱子,将偏口之类的生鱼摆在菜板上,一刀一刀的切成薄片,这家里的女佣人便出来购买。

            清明时节他们院子里要竖起一根高杆,挂上一条布做的鲤鱼,随风摇摆十分好看,隔着院墙我们也能看得见。

             一天,日本大官的小轿车刚开到我们院门口,我二哥从地下抓起一把沙土扔了过去,日本大官下了车嗖的抽出了他的大刀,一脸怒气的看着一群孩子,二哥和那些大点的孩子都吓得跑进了院子,只剩下我和邻居家的一个抱着孩子的老妈子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直到日本大官上车走了我们才缓过一口气来。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诏书的那天,这个日本大官全家都自杀了,第二天我看到他们家的大门开了,从里面抬出了大官夫妇和孩子的五具尸体。

                                                                    

                                                       邻居的孩子得霍乱死了

           有一天, 我们院子大门洞上方那一家姓万的邮差,下班来家时自行车上带着一大篮子葡萄、洋梨等水果。那时我们家很穷,根本吃不起水果,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大吃大嚼。洋梨好像有些烂了,他们一边吃一边用刀子削去烂的地方。可是没过多久他家的四五岁的叫亮亮的孩子忽然大叫肚子痛,上吐下泻,哇哇大哭,万太太赶紧将孩子抱进家里关上了门。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家里爆出了哀痛的哭叫声,原来是他们的孩子死了。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个活生生的孩子怎么说死就死了呢,也太快了,院里的邻居都震惊了。

           听父亲分析,孩子可能是得了霍乱,日本人叫做虎烈拉,这是令日本人最怕的传染病。前些日子曾听过父亲的一位朋友到我家来说,栖霞的一个村子有人得了虎烈拉死了,日本兵便将村子包围起来,将村里的几百口人人和房子全都放火烧掉了,一个村子只活下来当时没在村里的几个人。院里的邻居那个不害怕,都互相叮嘱:万家死了孩子的事千万别传出去。万先生趁夜将孩子的尸首带出去偷偷地埋了。

                                                                   

                                                         妈妈生了个小妹妹

           我三岁时,一天早饭后,母亲叫姐姐领着二哥和我一起到大姑家去玩,大姑家在贮水山路住。我们走到莱芜一路头,沿着小道下了大连路山。(那时候山上没有房子,一片荒野,只有石头野草和小树。)再沿着大连路向上走,过了黄台路口就到贮水山路了。这条路我已经挺熟的了,因为大姑家的大表哥结婚时我来过。大姑和她家新婚不久的儿媳妇(我的大表嫂)热情的招待着我们,给我们拿出糖和点心让我们吃,我吃着点心就到院子玩去了,邻居家的一条小狗向我扑了过来,吓得我哇哇大哭起来,大表嫂忙跑出来,一面抱起我一面叫着我的名字,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这是我第一次被狗吓着,真吓得不轻。

            吃过午饭,大姑问我:“你妈妈在家生小孩了,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我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一脸困惑,不知道妈妈在家里生小孩。下午爸爸来接我们时,才知道家里有了一个妹妹。回到家,看到妈妈躺在床上,身旁还有一个小孩,这是我的小妹妹。本来晚上睡觉都是妈妈搂着我,可是今晚上我被安排到二哥的被窝里,跟他打通腿睡。妹妹还是挺好玩的,我经常过去看看她,摸摸他的小手摸摸她的脸蛋。

            大约在她快一岁的时候,爸爸将她抱在饭桌上玩,不知怎么的,妹妹掉到了地下,将胳膊摔断了,全家人都慌了,爸爸赶紧抱着她往医院跑去。回来时她的胳膊上打上了石膏和绷带,好多天以后才好了。家里的孩子太多了,妈妈照顾不过来,当妹妹一岁半的时候,爸爸决定将她送进托儿所。那天,爸爸骑着自行车抱着妹妹,后座上带着我,沿着莱芜一路、江苏路、沂水路、广西路、到了兰山路上的一个托儿所,放下妹妹我们便回家了。晚上我睡不着了,一直心事妹妹离开妈妈怎么办。第二天我悄悄地出了家门,沿着昨天经过的路线找到了托儿所,趴在门缝上看到妹妹一个人坐在沙坑里哭,裤子也尿湿了,没人管她。我叫她她也听不见,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只有回家告诉妈妈。我回到家,家里的人找我找得快要急疯了,当我说了到托儿所看见妹妹的事以后,爸爸连打了我几巴掌,吼道:“那么远的路怎么去的,走丢了怎么办?”妈妈知道妹妹在托儿所没人管的消息便不放心了,后悔不该将她送到托儿所去,每天跟爸爸叨叨,三四天后爸爸便将妹妹接了回来再也不送了。

                                                                

                                                      差点被骗子拐了去

         那年姐姐九岁,带着我和二哥出去玩,沿着莱芜一路下了大连路山,走到辽宁路日本大庙门前,(也就是现在的儿童公园)遇到一个中年男人过来和我们说话,问姐姐要到哪里去,干什么去,爸爸在那里,妈妈干什么,问我们想不想喝汽水,说着就掏出钱买了一瓶汽水递给姐姐,姐姐喝了一口就递给二哥,二哥喝过又让我喝。汽水甜甜的真好喝,我们过去从来没喝过这东西,所以很感激这个好人。喝完汽水他又给我们每人买了一块糖,然后说我带你们去找爸爸去吧,便招呼过来一辆洋车,催着我们快上,姐姐第一个上去后又要拉二哥上,洋车太高我上不去,那人抱起我来要往车上送,正在这时忽然听见有人叫着姐姐的名字喊:“你们要上那里去?”我们一看这不是表叔吗,表叔家住在锦州路,离这里不太远,他正骑着自行车路过这里看见了我们,赶忙过来问问怎么回事,那个人见表叔来了,撒腿就跑了,原来他是个拐小孩的骗子。幸亏在关键的时候遇到了表叔,不然的话我们被卖到哪里,什么下场就不知道了。表叔将我们送回了家,爸爸妈妈听说后真吓坏了,将姐姐骂了一顿,再也不准她带我们出去玩了。

                                                                        

                                                                   上学的经历

          四岁的时候,爸爸将我送到尚德小学去上幼稚园,姐姐二哥都在尚德小学上学,每天早晨姐姐带着我们经过吴县一路、苏州路、波螺油子、上海路到学校去。吴县一路有一个日本人住的院子里摆着一个大贝壳,白白的,有一米多宽,给我的印象很深。波螺油子是一条坡度很陡弯弯曲曲的路,整条路都是由长方形的小石块铺成的,冬天路上结了冰滑溜溜的很难走。

           幼稚园里有二三十个小朋友,我是最小的。两位老师一位姓王一位姓白,白老师弹着钢琴,王老师教我们唱歌做游戏或讲故事。只要进了教室坐下来,小朋友们都要随着白老师的钢琴节奏拍手。白老师的钢琴弹得很好听,有两个常奏的曲子,至今我还能哼出来。王老师很和蔼,像慈祥的妈妈一样,我大小便解腰带系腰带的事总是愿意找她。放学的时候姐姐带着二哥来接我,一同回家。

           那一年冬天特别冷,雪下得很大,放学时已经有一尺多厚了,我踩下去就埋到膝盖,冰冷的雪水灌满了棉鞋,回到家,脚疼得像针扎一样,妈妈给我脱下鞋,两只小脚又红又肿,妈妈赶快将我的脚揣进她的怀里暖和着,就这样,第二天两只脚还是肿着,一直几天没去幼稚园。

           五岁便上了一年级,因为太小,说话还吐字不清,记得国语课一篇课文中有一段是“江里有许多船,有的摇着浆,有的挂着帆”老师叫我起来读课文,这个“帆”字我怎么也读不准,读错一遍,那个姓周的女老师就打我一板子,再读错又是一板子,一直打了十几板子我也读不准,手被打得又红又肿,回家后爸爸看了我的手心痛的说,别去上学了,明年再说吧。

                                                      

                                                          跟大哥去栈桥钓蟹子

            我五岁时大哥已经十五岁了,他是江苏路小学的学生,放学后如果作业不多,便到栈桥去钓蟹子,妈妈给她准备好了钓蟹子的网和饵料——鸡肠子,鸡肠子是到饭店去要的。钓蟹子的网是由两个铁丝圈和用小线绳编织的网都做成的。那天,大哥要去掉蟹子,我跟妈妈说,我也要去,妈妈同意了,就让大哥带着我去,大哥走得快,我得一溜小跑才能跟上。我们一直走到栈桥头亭子附近,这里已经有几个人在下网钓蟹子了,大哥将鸡肠子绑在网兜里,扯住绳子慢慢的将网下到海底去,海水十分清澈一眼能看到底,只见有只大梭子蟹慢慢地向我们的网爬了过来,当它爬到网中间夹住鸡肠子要吃时,大哥急忙拉绳子将网拽了上来,一只蟹子就被装进我们的水桶里了,然后大哥在将网兜放到海底继续钓着。旁边一个人也钓上一只蟹子,他用手抓蟹子时,一下被蟹子的大钳子夹住了一个指头,怎么也挣不出来,直到将蟹子的夹掰了下来才将指头拿出来,指头被夹得鲜血直流。天快黑了,我们钓了五只大梭子蟹,回家后妈妈给我们煮熟了,一人一只,鲜极了。那时候我们家很穷,根本买不起海鲜吃,自己动手是解馋的最好办法。以后我又跟大哥去钓过几次 ,每次总能钓几只,很有意思。          

                                                    

                                                             元宵节逛四方路灯会

             我五岁那年元宵节,吃过晚饭后,大哥要带着我和二哥到四方路去看花灯,真把我高兴坏了,立即抓住大哥的手不放。从家里出来经过观象一路、黄岛路到了四方路,这里已是人山人海。我个子太矮被人当的什么也看不见,大哥只好把我扛在肩上。这一下看清楚了,所有的商铺门前都挂着灯笼,有兔子灯、公鸡灯、各样的花灯、宫灯,五光十色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许多商家在楼顶上挂着垂到地面的红布条幅写着元宵节大减价之类的大字,马路牙子上有人在放烟花,火花四溅非常好看,还有人在楼顶上放着长串的鞭炮噼里啪啦的热闹极了。有的商家在门口的灯笼上挂着灯谜条,不时有人猜到了商家便发给他奖品,布店里奖的是的是一块布料,鞋店里奖的是一双布鞋,茶叶店奖的是一包茶叶,食品店奖的是一包糖果或一包点心。那时候大哥也不会猜灯谜,看着人家拿走了奖品只有眼馋的份。

             这是我第一次看元宵灯会也是唯一的一次,第二年就抗战胜利了,我们搬了家离四方路远了,再也没去过。

 

                                                     美国飞机轰炸大港码头


              1945年的夏天,一天忽然响起了防空警报,日本鬼子组织的每家出一个人的防空队便开始活动了,我们家是我大哥的事,拿上根棍子到大门口站岗——戒严,路上行人都要找地方躲起来。每个院子里要把防空的炉子生起来,那是一个用黄泥砌的炉子,防空时填上干马粪沤烟,目的是让烟将地面遮起来,使敌机看不清地面。我一个小孩都觉得很可笑,就凭这点烟——还不如家家升起的炊烟浓,管什么用,这不是自欺欺人吗,看来鬼子有点傻。

              不多会听见了飞机的嗡嗡声,大家都跑到二楼的长廊上凭窗眺望,只见有两架飞机在远处大港码头上空盘旋,有人兴奋地说:“是美国飞机”。飞机在空中划了个圈后便开始投弹了,随着炸弹的爆炸声,码头上升起了浓浓的黑烟,看着这情景大家的心里都无比的高兴。有人说:“鬼子快完蛋了”

              飞机飞走了,团岛、观象山上的高射炮响了起来,一朵朵烟团在空中升起,真是滑稽!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